白鸟与归

取关随意。
全职相关内容不会坑,明年回来填坑。

感觉没必要继续写了。(挠头)

[周泽楷bg段子]非正常人类的爱情案例

之前说的那个,类似于漫威的pa。
女主→无名。是个神经病。真的是神经病,想好了再看。
这个系列仔细讲太长。大概就是周泽楷拼命隐瞒自己身份的段子。
*男女混合乐队。来自死侍1中死侍的台词“行了我答应加入你那个男子高中生乐队。”(大概是这样)
——————
“嗯,嗯——”无名说:“我知道了哦?麻烦你快点闭嘴挂电话啦,就算是雇主也别以为我不会杀了你哦?我现在为了你们那个男女混合乐队*可是超——级忙呢。”

偏头,后空翻,枪托砸头,开枪。

“嗯?换人了啊……哦,原因啊。啊啊,你们肯定知道嘛。人家最近交了个男朋友,真的特别特别帅哦,眨一下眼都是新的写真。嗯?你问我有什么关联啊?哈哈,当然有啦。今天本来人家要跟男朋友出去游乐场玩,结果呢——”

无名把随手捡来的钢管捅进某个不是正经组织的黑恶组织的头目心脏处,她握紧钢管旋转确保心脏被捣碎。同时她用温柔的语气对电话那头说:“你们居然叫人家出来加班哦?这是什么王八蛋娱乐经纪公司啊,”她突然像个泼妇神经病一样大叫道:“喂!这种吸血鬼公司迟早要完啊!快让那谁带着他手下的男女混合朋克乐团和交响乐团和男子摇滚乐队跳槽啊!!靠,傻X别动了!乖乖让我弄死你会死吗!”

杜明沉默着把电话递给方明华,企图把刚才电话里那个又神经病又二逼总而言之脑子一定不正常的女人和两周前在总部看到的那个穿着黑色紧身特工服宛如黑寡妇,破窗而入一打十拯救总部后甜美地冲他微笑的美丽温柔的小姐姐联系到一起。

尽管刚才无名爆出的那几个粗话明显有着指向性。方明华还是决定忽视这个,他接过电话说道:“总而言之这次还是拜托你了,无名小——”

小姐姐三个字还没说完,无名直接堵上话头,“废话你不拜托我干嘛找我啊真是的你这小孩儿怎么老说屁话——嗯?等等,方明华?”

糟了,嘴炮怼错人了。先开几枪冷静一下。

无名沉默了一会儿,方明华期间只听见枪声和她揍人的声音,“啊,好久不见呀?你刚才没听见什么吧?什么都没有哦?谢谢慰问——麻烦请告诉我下一个地点啦。”

……区别对待。方明华看了一眼杜明,幸好他给自己的早。否则这梦怕不是直接碎成渣。

……可能已经碎了。方明华看了一眼泪如雨下的话务员小姐姐,心中默哀。

“下一个地方在一个废弃的重工。补给地在离你三公里的服装店换衣间。店名和具体信息发到你通讯器里了,武运昌隆。”

“哼哼。”无名知道这是个结婚了的主,只是哼了两下表示收到消息。

啊……虽然这种生活才是正常的,但是还是好想跟他去游乐场玩。无名叹了口气,嘴里念叨着回去要把他们总部从一楼拆到三楼泄愤。

杜明并不知道曾经从天而降的女武神将要向她曾经保护过的大楼“复仇”。他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向方明华报告,“队长和副队已经出去了,预计会比无名早到十分钟。”

方明华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拍了拍杜明的肩膀。

“习惯就好。”方明华说。

无名哼着歌,像个要去春游的激动小女孩。而她对装备挑挑拣拣的样子又像极了……呃,买菜的主妇?她最后挑选了匕首和手枪作为武器。

反正到最后都要近身,就这样吧。她心想。

重工的位置离这个位于城乡结合部的服装店有点远,做县立公交要走四十多分钟。无名背着包哼着歌等公交,期间有人搭讪,问她去哪里。

“……去玩呀。”无名抿着嘴笑道:“去踏红哦。”

等车的一位大妈坐在车站旁的长椅上哈哈大笑,说那个地方哪里有什么红花。无名还是笑嘻嘻地,她也不生气。

从坐了四十多分钟的县立巴士上下来,无名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几乎被汗水浸湿了。她甩甩头,背着看上去很重的背包蹦蹦跳跳地走了。

乡间小路颠簸不平,但这不妨碍她的好心情——既然去不了游乐园,那就把这里当游乐园吧,高兴地玩闹一场,反正不用善后何乐而不为?

等她到达重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了。她放下背包,像个小女孩一样小碎步跑到大门,正要敲门的时候,有人对她说话了。

“小姐姐,”耳麦里的是江波涛的声音,他说:“你直接过来吧,我们在五层。”

“咦——不要哦?五层哎,人家上去很累的哦?”

嘴上这么说着,无名还是从背包里掏出了手枪和匕首,麻利地顺着管道和空调爬上五楼,过程可谓行云流水。

“人家来啦——我靠,操你妈,这什么破人?”无名刚踩上五楼的窗框,一个壮汉直直冲她撞过来。无名一把抓住上窗框顺势跳进楼内,嘴里嘀嘀咕咕骂骂咧咧没点淑女样,“欢迎派对?别扔个壮汉给我啊我他妈又不喜欢那型的,再说回头我男朋友生气了你负责吗?——喂!江波涛!听见没!”

“……不是我!”江波涛偏头避开一刀,手里的短剑捅进另一个壮汉身体里,他一脚踹开壮汉,喊到:“他扔的!”

“……!”无名立马转头,看见那边站着个她没见过的男人。制服和江波涛的一样,只是看不清脸,也看不清发型。

他戴着个头套。

“啧,”无名偏头,短刀在分秒之间已经吻过了几个人的的喉咙。她杀人的时候动作比平时任何时候都优雅得多,“这什么玩意儿啊?无脸男?你当这是百与百寻吗?!”

无名向来很任性。她把一个人摔在地上,整个人腾空而起。她口中的无脸男马上往她那边跑,无名自己却不顾人家好心好意来接她,自己像流星一样落地顺便又揍了几个人。

“谢谢你呀?”她这才凑近“无脸男”盯着人家看,“……这什么?企鹅宝宝?你当你是南极人吗?”

企鹅头套青年不说话,静静地握住了无名捏着他头套边缘的手。

“好嘛——不看就不看啊。”无名出奇地好说话,她松手蹦蹦跳跳地去找江波涛,只是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根本算不上是好心情。

企鹅头套青年松了一口气。

人被他们解决地七七八八。眼下只剩下一道卷帘门,无名歪歪头,轻声对江波涛说:“Sir,could I have game happily?”

江波涛没在乎无名说什么,对这尊大神全联盟大神们的态度就是“嗯嗯啊啊哦哦好的没问题你说什么是什么”江波涛也不例外。

于是江波涛说:“Okay,do anything you like.”

这可惹了大麻烦。

无名很乖巧,听见江波涛的回复才行动。卷帘门突然开启的瞬间她以武者穷尽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速度冲到门前,开启的卷帘门让整栋大楼都摇晃起来,江波涛和企鹅头套青年找到了能抓住的东西,这才站稳了。但视野被卷帘门带来的烟尘所占据,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卧槽……”过了几分钟,江波涛愣了,他吼道:“小姐姐你别打了!”

无名一脚把喻文州踹到墙上,她就是欺负这位蓝雨的首领在打架上打不过她。随后她躲开了黄少天的一拳,跳到黄少天的背后抓着他的肩膀把他狠狠摔在地上。

“不是冰雨啊?”无名瞥了一眼黄少天的佩刀,大发慈悲地说:“那算了,我不要。”

黄少天吐了口血,兽瞳盯着无名,但现场烟尘太大,他看不清来者的脸,自然也不知道对方是无名那个疯女人。黄少天以为是敌人,他握住剑柄,利刃出鞘。但无名的短刀瞬息之间就和他来了好几次亲密接触,每次都让黄少天感受到死神撅着一张吃完大蒜的嘴要跟自己接吻。

“都是烦人的东西。”无名轻声说。

喻文州残了,黄少天精神污染了。无名大发慈悲,把不安分试图给黄少天帮忙的喻文州从空中摔到地上。至于黄少天……他现在被无名按在地上,无名的短刀正对着他的喉咙找一个能完美切断的位置。

“小姐姐你别打了!自己人!”

“诶——”无名拉长了声音,从黄少天身前弹起来,短刀被她扔掉。她捂着脸虚伪地装哭,“呜呜呜真的假的……请几位不要怪罪人家啦……人家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呜呜呜……”

黄少天心说,放屁。

“好啦——先生们走这边哦,这边——”她做出侍者的动作,却又在下一个瞬间抓住企鹅头套青年的胳膊,盯着那个呆呆的企鹅头突然笑着说:“人家好喜欢你哦,要跟我私奔吗?”

“你不是有个小男朋友么?”黄少天吐出一口淤血,说。

“啊,对呀。”无名马上难过起来,“我的小男朋友超级好看超级温柔体贴可爱。对不起啦,人家是有家室的人。除非跟男朋友人家不能喜欢你哦呜呜呜——”无名又捂着脸装哭,她哭了一半突然把手指分开露出眼睛,说:“我可真是个罪恶的美少女。”

企鹅头套青年——周泽楷周先生下意识想把他的女朋友无名小姐抱入怀中安慰,但是问题来了……无名可不知道自己就是周泽楷啊!

周泽楷只好装,用力装。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接下来的工作很简单,把无名和黄少天放进去足够让敌人又烦又恼了。不仅敌方死伤一片就连己方也不能幸免。

“……队长,咱能关掉声音接收吗。”徐景熙泫然若泣,“太烦了。”

喻文州脸上强撑着笑,“不能。加油啊景熙。”

无名和黄少天速度很快,他们两个人并肩走过来,周泽楷有点醋。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周泽楷想,她会不会不喜欢我这样呀?

“周队,”喻文州用口型叫道:“来一下。”

周泽楷走到喻文州身边,喻文州低声对他说:“等会儿我们拖住无名,你先回去。”

“?!”周泽楷震惊,喻文州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喻文州脸上带着慈母般的微笑。太好了,他心想,终于有人能让无名变成正常人了,我再也不用被摔到地上了。

喻文州说:“我都懂。加油。”

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神出现了从普通同事到战友的变化。

那一边的徐景熙不管他们是普通同事还是战友,他只知道好绝望,“队长!!!小姐姐和黄少又打起来了!!!”

喻文州说,快走。

周泽楷沉默着点头,乘着夜色狂奔回了家里。

“那个企鹅小哥呢?”无名问。

“哈哈哈哈哈人家嫌你疯不想跟你说话早跑啦!”黄少天说。

无名面无表情地把镇静剂打进黄少天身体里,“闭嘴吧你,短腿。”

因为今天和上周蓝雨的高强高危任务,黄少天身体负荷过大,被徐景熙要求进入短暂沉睡,大概就是两天。而黄少天现在精神亢奋,根本睡不着,围观在场所有人,只有无名能打得过黄少天。

“看我干嘛?”无名说。

等到无名给黄少天打完一管又一管镇静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她回头找那个企鹅头套青年,却找不到人。

“他已经回去了。”江波涛说。

“哦。”无名点点头,问:“几点了?”

喻文州看了看手表,“一点四十三。”

无名刚想问江波涛自己能不能回家,江波涛就说:“辛苦啦,小姐姐你先回去吧,你……男朋友可能要着急了。”

无名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出现了扭曲,但她下一秒脸上却洋溢着无比真实的幸福。

“是呀,”无名说:“人家要回家啦。”

凌晨三点,正常人应该都没醒的时间。无名回到家却发现家里的灯还亮着,她的小男朋友周泽楷还醒着,为她留好了窗户。

无名蹑手蹑脚地走进周泽楷的房间。她的男朋友确实还在写着稿子,她站在周泽楷背后,抿着唇露出微笑。

“你怎么还醒着呢?”无名从背后抱住周泽楷,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这破东西有那么重要吗?”无名捏了捏周泽楷的脸,又去咬他的耳垂。

“等你。”周泽楷好脾气地容忍无名胡闹,看上去很乖巧,“晚饭?”

无名没回答他,像发疯似的,突然拽着周泽楷的手腕把他拽起来按在墙上。

我手无寸铁,我五体不勤。周泽楷在心中默念。

“要亲亲。人家好累。”无名说。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会说话。周泽楷在心中默念。

无名扣着他的手腕去亲他的嘴唇,(伪)宅男周泽楷无力抵抗。

“人家今天去打群架了哦,还遇见一个小哥哥——和你真的很像哦?”无名盯着周泽楷的眼睛,又笑出声来,“哎呀,我不会始乱终弃的。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周泽楷亲了亲无名的眼睛,内心慌得一批。

“看我。”周泽楷说:“别看别人。会生气。”

“楷楷还会生气呀?”无名继续笑,“我还没见过你生气呢……我好开心呀。”

周泽楷重复道:“会生气的。”

但无名笑得更开心了。

我做了什么孽。周泽楷心想,为什么我要吃我自己的醋。我只是个普通的企鹅宝宝。

“好啦,我知道啦。”无名说:“如果我看别人的话……你就把我——”

“关在门外不许进来。”周泽楷接嘴。

无名惊恐万分,“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忍心呀?嘤嘤嘤。”

周泽楷抿着唇不说话,只是腼腆地笑。

好了,没被发现。

周泽楷,计划通。

决定了。开始摸我英的乙女段子。

不干正事,吹周

不知道写哪篇,有点想摸武侠pa或者那个漫威pa。

周泽楷和王杰希,我觉得是很像的人。
因为过去吹王太多了,今天吹周。
周泽楷在我心里的形象经过这么几个变化,首先是第一阶段:呆萌颜表→呆萌腹黑年下→无口呆萌病娇
该阶段我还没有喜欢周泽楷,他的形象是通过一系列all叶文树立的。
第二阶段是:沉默内心戏多其实是个毒舌→腼腆内心戏多无口吐槽担当→长得又帅性格又好,控制欲强,对待亲近的人攻击性弱
该阶段我对周泽楷有好感。秉承着绝对不能喜欢我存存的男人控制自己。
第三阶段:性格其实温吞善良,绝对的乖宝宝,某些情况可能会很叛逆,总体还是乖的。对人没有架子,一直在本分地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等待结果。场上冷酷无情场下腼腆寡言。如果和他谈恋爱的话,无论他非常纵容你任性还是非常不允许你任性(我是指例如不许熬夜这样)我觉得都是正常的,不能说有高下,毕竟我也不是周泽楷。我觉得他是对感情相当认真的人,慢慢地把一切都奉献给你。他不太可能会出现那种勉强交往的现象,周泽楷的话一定会严肃地拒绝,然后十分惊恐地冲到篮球场投篮试图冷静。

目前同人圈的周泽楷大概有两种类型。
A.呆萌戏多型——适用于原著背景,欢乐逗背景(虚伪or甜)
B.冷酷无情型——适用于原著背景,严肃性文学(真实or虐)
括号内表示描写的爱情的类型。
A的虚伪是指一味过甜,并不考虑他是不是真的会这么做。只是自我满足的产物。(一般会出现一些让你心脏蹦蹦跳的兴奋场合,但是很不好意思一般现实没有而且是假的)话少是因为“怎么办我要怎么说哇要说的太多了是不是不太好”→此时楷楷会说一句非常精炼并且你很兴奋的话。
B的真实是指过于贴近现实,丧失了写作的幻想or过于真实导致一些场景描写得不那么真实。(读者会质疑是否真的会发生,同上)你一般会在B中看见非常残酷的事情,并且B中的楷楷冷酷无情,不说话是因为“不会说,反正我也不想说,没必要”→此时楷楷不会说话并且一般会做一个很冷酷的动作(比如开枪,嗤笑,面无表情(对你没看错是面无表情))

我觉得周泽楷其实是A+B型。就像写作要适当结合虚拟与现实。
因为周泽楷就是AB的人啊。(虽然我楷楷居然是A型血导致我这话失去了点乐趣)
他的冷酷与温和都是在特定背景下展现的,目前同人创作(我也不知道为啥不如说我也这么干过地)将周泽楷的两个不同面分开描写了。
日常向的作品不会写楷楷多冷静理智,正剧(拯救世界)的作品不会写楷楷其实平常有点小可爱。
虽然大背景决定了角色的性格,但是应该适当表现一下,哪怕全文就一个动作也行啊。
因为周泽楷他,不是那种给人家一枪之后去被迫相亲对女孩子冷冷淡淡的人啊,哪怕他给了人家一枪再去相亲,我觉得他此时应该会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点什么并且尽量绅士。
(↑以上个人言论。请不要和我较真。千人千面。这只是我的臆测。)

好像跑题了。

我觉得周泽楷应该就是一个平常有点喜欢发呆,你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问他借笔他会光速摸出一支给你。问他阶梯他会愣一下,目光移向别处挣扎一会儿再握着铅笔摸出自己的草稿纸或者跟你要一张草稿纸,然后在草稿纸上仔细地写步骤。说话的时候也许会用“嗯……”和“呃……”来避免尴尬,然后讲完把草稿纸留给你,自己盯着窗户发呆。你再问他,他就一脸绝望(因为觉得自己果然不会说话)然后再给你讲一遍,或者让你问别人。如果这会儿有人走过来表示要帮忙,他一定(想要)马上冲出教室逃离(也许会到来的)第三次灾难。
考试的时候绝对不会帮忙作弊,乖学生。说不定会被带歪帮忙作弊,但自己绝对不作弊。写卷子的时候选择性忽略作弊的信息,打篮球的时候不管对方是谁都会认真,如果是前辈的话可能会不留痕迹地示弱。
总之是个认真的人。
会喜欢冷笑话。
我好喜欢周泽楷。(两年前你也是这么对王杰希说的)

时隔多年给没有爱情补个文段。


年少时的隐秘感情并未因为时间被冲走。这是他们谁都不曾料到的——尽管最初的他们独自祈祷往后的日日夜夜不忘这一切。这份感情……它像一颗冬眠的种子,经过十几年后,仍然如十几年前那般无畏的冲出层层累土,开出隐秘的花来。
思念与爱情如他们所愿,陪在他们身边,但这又如何?
不过倍增焦灼。


用最近在打的一个游戏里的一句念白来概括一下,大概就是:“你与我相遇,是命运的必然。”
用我自己想说的话就是,我仍爱着你。

(所以今天也没有更新,嘻嘻。)

(因为生贺没憋出来先拿这个占个坑)

你是刺入深海的一束光,将你的一切倾注到深不见底的海渊中,看不清前路也义无反顾。我无意评价你的义无反顾是否只是愚蠢的三分热血一时冲动,你还年轻,来日方长。去年你的出场宛如超新星爆发,今年已经过了一半,而人们仍旧为你欢呼尖叫。你席卷全联盟,无人能自你立起的高墙上翻越。
你还很骄傲,还没被抹掉外表的棱角。而我在这里,在你走过的路上,在你身后踩着你带来的点点碎星,追着你的脚步前行。

说谎的辛德瑞拉19

lofter给我的这个体验,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一遍。
如有遗忘还请翻回到本人去年主页阅读第十八章。(。)
以下外链。没有任何不和谐内容。
能看见吗

NieR世界观下,王杰希bg向的一个片段or番外or假想

BGM:曖昧ナ希望/氷雨-帆足圭吾

“……你爱她吗?”我问道。

“……”我面前的男人用力闭紧了双眼,说实话有那一瞬间我怀疑他会不会因为用力过猛导致眼球部件或者眼皮部件损坏。

“我如果不爱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闭着眼睛却勾起嘴角笑着说:“如果我不爱她……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张了张嘴,我真的很想说点什么。但也许战斗机种并没有被赋予出色的语言表述能力,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的感受,也不知道如何向他表达我的疑问——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才是最好的。

——我难道要问他,如果你爱她,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让她忘记你,然后与你相爱,然后再次忘记你?

——我难道要问他,因为她不符合你的想象,你就这么抹杀了她吗?难道失去了过往记忆的她还是你爱着的吗?

我不知道要将这些话如何说出口。我也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受。我能做的只有握紧手里的刀,一言不发。

“因为你爱她,所以你才一次又一次杀死了,来追杀你们的YorHA部队。为了你们能够逃走,是这样吧?”76G问。

“嗯。”我面前的这个男人睁开眼睛,用手背推了推眼镜。我能看见他带着血污的黑色手套上的泥土,那是三年前的装备了。三年前的装备早已无法与如今强大的人工生命体对抗,而他为了保护这份……虚伪又真实的爱情,用破旧的装备对抗强敌。该说他什么呢,该说他愚蠢,还是执着呢?

“能让我,清除她的记忆吗?”他问我们。他面带微笑,手指却在不停地发抖,“算是,最后一个愿望。”

我知道我并不应该点头,因为我的任务并没有这一项。但是反过来,也没有说我不能这么做。他毕竟是我的同僚,哪怕是曾经的同僚。我也曾受过他的恩惠,如果没有他的支援,也许我死亡的间距会非常短。

“……我会为你拖延时间,”我说:“65X,你要快一点。”

“谢谢。”我在转身的瞬间才注意到,他的全身其实都在发抖。

“你有……心仪的墓地吗?”我问。

76G这次并没有阻拦我,也没有对我说什么,那他应该是默许了吧?

我能听见背后部件们碰撞的声音。真是残忍啊,我想,刚刚被YorHA部队的同僚们打了一枪,现在却又要被消除记忆。

“有的。”65X说:“请……请把她葬在森之国的吊桥那里。那里有一种被称为月之泪的花。”

“你事儿真多。”我说。

“哈哈,”65X尴尬地笑了笑,过了一会儿,他说:“谢谢。”

“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一直沉默的76G说:“这真的是爱情吗?失去记忆之后仍然爱上你,你早就知道她爱着什么样的人,那么你的出现就是可控的。爱情……是可控的吗?”

机械声停了下来,我和76G转过身去。65X正在摘下他那混着鲜血和泥土的手套放在他的爱人的手中。

“……我不知道,”65X说:“说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很普通,一定不是女孩子们喜欢的类型。干什么事都习惯……节俭一些,总之就是……挺抠门的。胆子也很小。”

“但是和爱人一起逃亡,和一个人相爱,消去爱人的记忆……这些事每一个听上去跟我的关系都不大,但我确确实实做了。”65X又推了推眼镜,没了手套,我能看见他手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所以有什么意义呢?我爱她,可她并不完美,因此我重复希望将她变成我理想的女性。”

“有些事是因为爱才会发生的。这个过程,这个开始是不是人为的有那么重要吗?你爱她,你不顾一切地要去往她身边,哪怕为此万劫不复,那都不是应该去怀疑,应该去感到恐惧的事。”65X最后笑着说:“这可不像你啊,王杰希。”




我们看着65X被YorHA部队处刑种用长枪刺穿,然后被装进袋子里,这就算回收完毕了。

他在刚才还活着。他是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人。

如果没有这场爱情……一切都不是这样吧?我想,但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76G突然对我说,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名字?我问,那不是人类才有的么,我们只有编号……

肖时钦。76G说,他叫肖时钦。
————————
一个尼尔机械纪元背景的故事的……(请见题目。)
写作的原因是这首歌的评论。这首歌是NieR一个支线任务的BGM,我没有看这个支线也没有玩。大概是一对情侣因为相爱了,所以只好亡命天涯。但女孩子因为男孩子和她的想法不同,六次格式化男友。(评论所写)
于是就有了这个片段。
片段中提到的森之国的吊桥与月之泪也是NieR中的一个支线剧情。
本人希望后年能购入这款游戏并有一个能带起来的主机。(笑容渐渐消失)
这个片段的本篇,本人去年计划开始写,现在写了一年,大概一千多个字……(挠头)

有个脑洞。下午看完死侍一有的。
有个能看成也算是漫威差不多的组织吧。但是女主打死都不加那个组织,自己一个人逼逼叨叨砍人救人拯救世界。女主嘴炮强的一批,比如她冲进某个重工去了,发现喻文州黄少天等人,以为他们是敌人,于是跟江波涛说,Sir could I have a game happily?然后抄着自己的刀跟黄少天对砍去了。最后给喻文州来了个地球上投(看过PM的朋友应该知道),把黄少天按在地上一刀要刺进去的时候江波涛说,你别打了,自己人。
女主惊呼一声,哦天哪真的假的,人家只是个普通的女孩还请各位不要记恨我哦。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松开黄少天,做了个很少女的蹦蹦跳的动作然后夸张地模仿侍者:右臂在空中夸张地划过然后放在背后,左手放在胸前,微微屈膝,女主说,好啦gentlemen,走这边哦。然后看见江波涛身边的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就突然抓着人家胳膊笑嘻嘻地说,哎呀我可真喜欢你。黄少天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口血,说你不是有个小男朋友么?
女主笑嘻嘻,女主说是呀,我的小男朋友又帅又可爱,我可真喜欢他。所以这位小哥真是不好意思哦,除非我跟我的小男朋友分手否则人家是不会喜欢你的哦。说完这话,女主又捂着脸假惺惺地哭,说哎呀人家真是个罪恶的美少女。
殊不知被她抓着胳膊的男人就是她的小男朋友周泽楷本人。
女主蹦蹦跳地进去打架了,周泽楷一边打架一边纠结要不要告诉女主其实自己就是她的小男朋友。后来回家了之后,女主从窗户跳进房间,从小男朋友背后突袭把他按在墙上,然后跟他说,我好累哦,要亲亲。
周泽楷://////!
亲完了,腻歪完了,女主说,我真的好喜欢你哦,噢对啦,我今天去打群架了哦,有个小哥哥可真像你。可惜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嘤。
然后女主瞅着周泽楷,以为自己的小男朋友要生气。周泽楷神色一凛,演技爆发开始装,女主竟然没怀疑。周泽楷心想自己做了什么孽,要自己吃自己的醋。

我操,越描述越想写了!!

还是全职高中妄想。忘了的同学去看这个tag里的前一个。
研学旅行的时候,九个大男生想一起坐在最后一排。结果因为座位不够而作罢,作为班长的叶修跟吴雪峰还得坐到最前头去。你坐在最后一排右边最里面,靠着窗,旁边是孙哲平。
刚上车的时候男生们活力十足,抱着麦克风唱得撕心裂肺。一首“戒烟”被硬生生唱出了,求你了我不想戒烟,的错觉。
折腾了一整天。最后返程的时候他们都很累了。一个个靠在一起睡着了,你也不例外,闭着眼睛想休息,但无奈右边唯一的窗户吹的风实在是很凉。总不能关了,全车男同学指望着窗户透气活命。
孙哲平脱下校服外套,盖在你身上给你裹了个严严实实。还把他的包放你腿上,嘴上说“你辛苦一下帮我抱着”,实际上你知道,书包放在你腿上刚好把车外的凉风挡住了。
你歪头睡着了,孙哲平还不忘记把你的耳机线和充电线弄好。你的充电宝在他手里,不用担心掉下去,耳机线他也轻轻帮你整好。然后他看着周围睡着的同学,实在没忍住,想起来军训的时候回家,也是像这样一群人睡倒,他旁边坐着你。
孙哲平拿出手机,给每个人来了张特写,然后也放下手机睡了。他戴着耳机,什么都没放,怕你叫他。
过了一个小时多,你睡醒了,还在发呆的时候发现前面一位同学看着你们这一排目瞪口呆。你满脸迷茫,他就跟你比口型,你看了一会儿才知道他说的是“看方士谦的嘴”。
你探出身子去看方士谦,一看就乐了。方士谦头靠着椅背,脸朝天,嘴唇蠕动张张合合好像在说话一样。你看了看孙哲平,你这个发小难得让你看见一回睡觉的样子,看着还有点帅。他双手抱臂,闭眼抿唇,很帅。
你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到底没忍住给他们来了个写真。
不知道是不是你动静太大,孙哲平醒了,你指了指方士谦他就去看,一看也乐了。当即拿着手机,弄了半天弄个可爱的贴纸给方士谦来了个无死角写真。
韩文清睡着的时候最正经,直到他的头在前面同学的椅背上疯狂敲打。
张佳乐睡的时候抱着林敬言的胳膊,嘴里还嘟囔着鲜花饼。林敬言睡的时候睡的很松散,几次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家自己又滑回去了。
魏琛睡的四仰八叉,活像个壁虎,还得是手脚特长的那种——右手打着林敬言的肩膀,左手靠着郭明宇的头,左脚踩着郭明宇的鞋,右脚横扫四方独霸一片地。你手机上显示有QQ消息,打看一看是叶修说魏琛睡姿社会得一批,还附上了魏琛睡姿变化图。
你想问叶修吴雪峰是不是也睡成这样,但是没好意思。倒是一个同学突然发了一堆他俩惊天地泣鬼神睡姿的照片。什么抱着充电宝闭眼皱眉视死如归,跟提着水杯扭着脖子睡着……真想象不到。
过了一会儿,他们全醒了。说不行,得嗨起来。怎么嗨呢,是个问题。最后张佳乐献上一首粉红色的回忆,魏琛人声伴奏,就是魏琛唱得有点撕心裂肺,好像这辈子再也看不到麦克风似的。声音随着没关的窗子一起飘出去,好吧,还不错,不只是我们听他嘶吼。你心想。
又过了一会儿,方士谦突然大叫一声“卧槽尼玛!”并且一脚踩死了虫子:坚硬的甲壳,散发的刺鼻臭气……
“不好!是臭虫!”方士谦大惊失色。
之间魏琛抱着车的空调宛如抱着老婆。而韩文清想揍他。
他们说不行,才艺一定要原创。于是他们用澎湖湾的调子瞎写词。
“臭屁,休眠,海苔……后面接啥?”
“神你他妈海苔,你能不能把臭屁换了,不文雅。”
“换啥啊?噢,我有包波力,给,你们分一下啊。”
“谢了哈。臭屁改个氨气嘛!然后再接个,一段粉红的回忆!”
“卧槽妙啊!”
于是男生们唱着改编的澎湖湾,在一辆大巴车里硬生生把一次疲惫的归家坐成了英雄就义现场一般的英雄冲刺回忆昔年。

题外话:
回家你看见叶修扔出很多人的睡觉照片。过了五分钟,第一张表情包出炉。又过了十分钟,魏琛以高票获得(被做成)表情包之王奖。

写完了,有点困。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