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与归

取关随意。
全职相关内容不会坑,明年回来填坑。

黑与白交界之处的朦胧灰色,不如就在那里做一个梦吧。一个永远都不会醒的梦。


理想型=崔世颖/王杰希
请自行寻找共通点。

写个置顶防止少女误入歧途

你好你好,我名字看上头,四个大字儿。叫我白鸟就成。本人是间歇性神经病,间歇性杠精,有些时候还双标,喜欢说废话。说废话的间歇写点破东西,博您一笑。关注需谨慎。
在全职混。现在主要写原女的同人bg。
目前主业是只鸟,副业是相声演员,还是个十八线救世主,三十二线正义/邪恶小卫士。
横批:不干正事。
留点地方,等有空了把文章归档一下。
没话了,拜拜。

我将继续活着,继续行进着,继续徘徊着。我向着我的乌托邦而去,我的理想国,我必然的归宿啊——我不禁幻想这该是多么美妙的未来。但前提是我得从现在这些让人拍案叫绝的操蛋东西里走出来,没办法,人生好像就是这么操蛋的事——比如活着就会走很多很多弯路。谁想多走路呢,于是大家都在避免走弯路了,于是现在越来越糟糕了。
而我不一样,我不想走路,我想用飘的。因为我的理想国不在这里,我的乌托邦不在地上。Fly me to the moon唱的是爱情,但我可并非为了爱情而唱。为了我在这里,为了我还未离开这地面的现在,我得好好唱着这歌幻想我的奔月美梦——你要说我痴人说梦了对吗,可我只有这样才不会摔死在地上呀。大家都很喜欢批判,但哪里有什么事能看出对错呢。一切都太复杂了,那么我将发挥选择透过性,我死性不改——我都知道的。我时至今日仍然是个孩子,但我乐意如此。
堂吉诃德里那句话我还记得呢,我知道鲁莽和怯懦都是过失,勇敢的美德是这两个极端的折中。不过宁可勇敢过头而鲁莽,也不要勇敢不足而怯懦。挥霍比吝啬更近于慷慨的美德,鲁莽也比怯懦更近于真正的勇敢。
就当我是个呆鸟吧。蹦蹦跳跳啾啾啾。

犯罪就是犯罪。什么理由都无法为它美化。纵然生活有再多不公,也不是去犯罪的理由。究其所以也不过是你没有为理想与梦想献身的觉悟,凭何毁掉他人的一生。

707线即将通关感想

字数很多,谨慎阅读,没有剧透的感想不是感想,我超级喜欢他的。
瞎写,只走了柳老师和崔线,请不要跟我计较。
用这个号写,希望能卖出去这份安利。顺便等我明年回来,我就……
开始摸MM同人。
以上Ok请↓





今天中午十一点一过,最后的剧情看完,我和Mr.Choi的爱情故事就告一段落了。想说的话很多,最后还是总结总结:let's marry in the space station!
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离婚现场。非常难过了,一共打了两条线,两条线都没让我失望。文本剧情和游戏的特色都太棒了,我甚至还想再来一遍(。)
毕竟他的玩笑真的很好笑,我很喜欢。别人跟不上他的想法的时候我的想法有时和选项一样,这真是令人十分开心的事。
Mf.Choi在聊天室里蹦蹦跳跳,喊着“yahoo”也好;Mr.Choi在聊天室里跺着脚,哭哭啼啼也好;Mr.Choi在聊天室里捧着脸,像看着英雄救美的英雄一样看着我也好;Mr.Choi在聊天室里,推了推眼镜,星星一眨一眨,对我说“hello~”也好……
他始终那么合我心意。

就像在Zen线开Yousung玩笑的时候,他一本正经说着,你家有没有加湿器?而Yousung还在:“啊?什么“什么加湿器!”我下意识地想着快开加湿器,并且没过大脑直接选了选项的时候……
他附和我,并且在结束后给我发来短信那样。

第十天的时候,有这样一段对话。
(我的id是Grimina)

707:707 was always temprorary...
           and LucieI was a secret agent...
           But from now on,
           everyone will see the real me.
           Especially, Grimina.
707:Grimina...
707:Do you want to know my real name?
-Yes,please let everyone know here.
707:My real name is
           Saeyoung
           Saeyoung Choi.
           I'm not a weirdo, a hacker...
           I'm just Saeyoung who grew up in a bad place...
           and had to wear the mask of 707.!
           Once this is over,
           I'm going to get rid of that name,
           quit working as an agent as Luciel,
           and go back to living as Saeyoung.
他问我,你觉得……我真的能做到吗?
我说,当然。
他说,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连对话框他都用了粉红粉红的那个粉红云朵,旁边用蜡笔画着很多心。
然后他说,好的,我们振作起来,然后现在可以走了吗?如果大家看见了,就祝我们幸运吧。

我不知道其他的MC看到这段对话什么感觉,我自己是很难过的,又很开心。
他向我敞开心扉,他因为我说的话就能面对未来的一切就能向前走去,这着实令人开心,更不必提前几天他那么冷漠。
但我很快就要和他分开了,这是只有十一天的爱情。

但现在我仍旧开心。
之前看见一位姑娘说,走了7线很难走别人的线了,因为他的存在感太强了,你根本无法在走了他的线之后忽视他。
我觉得也是,你看见他了,知道他的一切了,根本无法放下他。就连再看见他的玩笑,都觉得有些难受。

第九天的时候,他的宇宙飞船说:我不能再犯下同样的错了。
第十天的时候,他的宇宙飞船说:我知道想你是犯罪,可我停不下来。(大概是这个意思啊)
于是又觉得这位Mr.Choi是多么可爱。

现在他的头像是和我的合照,背景是天空。
他说We're safe,I'll waiting for live update on the party tomorrow!
结尾是^3^
唉,他的真的很可爱。

走这条线我被他气哭过。
就是我看他的那个夹在本子里的盘,他愤怒地过来从我背后抢走的时候。
气得我想把所有的胡椒博士摇开对着他。
我纵横乙女界,什么样的操蛋男主没见过,什么样的作死女主没见过?我觉得我的阅历受到了侮辱。
还有我的真心。

不过他打电话的时候暴露了一切,嘴上说不要烦我还是接了电话的时候暴露了一切。之后还一直向我道歉。
唉。毕竟Mr.Choi是要和我去太空站结婚的,可能在地球久了,水土不服。
我就原谅他吧。

希望我能走出一个完美的HE,让他和弟弟破镜重圆(???)
然后跟我去太空站结婚。

最后,我不想批判哪个角色。但是有些角色也不要洗白。你喜欢ok 你跟我洗我就拿着我的大刀,磨刀霍霍……(。)

像Yousung说的,RFA是个大家庭。
ZEN线的时候大家为了ZEN一直忙活。
我和他相爱的时候,大家也毫无怨言地接过了准备Party的任务,只是说我和他不能来真是太可惜了,非常想见我一面。
是呀,RFA是我们第二个家。

明年等我回来,我把你们电话打爆。
感谢车厘子爸爸,感谢小叔子,感谢你们让我和707,中译崔世颖,Saeyoung Choi相遇。
感谢贴吧的攻略们,让我和崔先生没有死在be上。(猛虎落泪)
谢谢大家,我爱你们!
(但是最爱Saeyoung呀)

(终于写完了我去吃早饭补作业了,猛虎落泪。)

乱七八糟给孙哲平过个生日

给平爷摸个乙女小片段,祝他生日快乐。
有描写女主和其他可攻略角色的互动。
大背景是高中。校园向。有无爱情自由心证。请参考该tag下的内容。
相关游戏体验请至橙光搜索全职校园Game(没过审啊,搜的时候注意一下。很短,没写完,玛丽苏。)
背景大概是:男校转女校。全校唯一的女生。(这个没想好)
女主和孙哲平是发小。
我自己写的爽,你一定看着不会很爽。
以上ok请下滑。

——————
你真的好绝望。

“现在是暑假。”你说。

“嗯,我知道。”孙哲平说。

“……”你放弃和孙哲平交流。你算是知道了,他现在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不会下楼的。谢谢。请你回到你那个充满了资本主义气息的房间和二次元的美少女对视。”

隔着电话,孙哲平的笑声带着电流特有清晰,“怎么,你又想来我房间体验体验PSV?”

“求之不得。”你说。

“那你下来啊。”

“别想。”

“那你算想着吧,我本来还说……把VPN借给你用,现在看来么……嗯,还是算——”

“算我不对我现在下楼。”

出息。你在心里谴责自己,没点出息,又被孙哲平给弄下楼了。多少次,短短一个暑假被他“威逼利诱”弄下去多少次了,不说十次也有八次了。

“哟,可算下来了。”你下来的时候孙哲平就站在你家门口,他拍着个篮球,嚼着口香糖,戴着一副大墨镜。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你一个箭步上前,把孙哲平的墨镜摘下来。他挑挑眉,说:“怎么,你想戴?戴吧,走路小心点。”

他手腕一翻,篮球安安稳稳落在他掌心。孙哲平头也没回就自己走了——要不是他往后伸出右手的话,你真以为他就是哄你下来玩儿的。

孙哲平,孙大少爷虽然经常强迫你干一些你不想干的事情(比如被迫下楼陪他遛狗,比如被迫去他家跟他一起写作业,比如被迫接受了他送给你的艳俗粉红色发绳并且他毫无悔改之意),但他人还是不错的,基本上是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当代先进青年。

你戴上孙哲平的墨镜,觉得整个世界——是那么的酷!哎——就是看不清路。

“你抓紧点,”孙哲平说:“傻子。”

……靠。你偷偷比了个中指。



你握着孙哲平的手,第一次觉得从家到车站的路这么好玩。你路上蹦蹦跳跳,像个去郊游的小学生。

“……你小心点路。”孙哲平抱着篮球没手了,不然肯定给你来个爆栗。你胡乱应付他,他也不生气,只是轻轻反扣了你的手腕。

“你干嘛?”你明知故问。

“呵,”他哼出个气音,“我牵着我女儿郊游呢。”

你狠不能给他屁股上来一脚。

(以下部分内容描述女主与其他可攻略角色互动,如果ok请下滑。)

你和很多男生都有过接触手部的经历。

比如去给老师交今天作业名单的时候,因为走道打闹的人太多,同为学委的方士谦一把拉住了你的手腕,使你避免了和地面亲吻的结局。

比如班上同学打闹的时候,在座位上差点被推到地上的时候,后排的吴雪峰握着你的手避免让你摔到,还帮你挡住了打闹的同学。

比如被低年级女生围堵要递给张佳乐情书的时候,是韩文清走过来拉着你的手腕走回教室。

比如置办文艺节用品的时候,叶修一时情急只好拉着你的手,你们一起去追返校的末班汽车。

比如给张佳乐讲题的时候,他因为心急直接握住了笔——而你正握着那只笔解题给他看。

比如做实验,帮隔壁组的林敬言调显微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的手指。

(互动完。)

只有孙哲平的手是唯一一个除了亲人以外,你会主动触碰的异性的手。

小的时候他握着你的手,你们一起走过对小孩子来说过于漫长的漆黑的回家的路。初中的时候,重感冒的你握着他的手被他带去医院。高中刚开学军训的时候,你悄悄握着他的手指从医务室回到宿舍。

孙哲平的手很大,骨节分明,掌心又很粗糙。但你握着他的手的时候,总是非常、非常安心。

你也不问他要带你去哪里,反正他不会害你。


“……”你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一堆(在平时学校里已经见的够多根本不想在放假的时候再看见的)同学——都是跟你和孙哲平很熟的。

这么讲的话也就几个。叶修韩文清吴雪峰郭明宇张佳乐林敬言魏琛还有你亲爱的同桌方士谦……你面无表情地摘下孙哲平的墨镜还给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你和他们几个神经病一起买的非常社会的——像素墨镜!

……妈的智障。

你们现在在一条商业街,九个男生一个女生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是诡异的画面。——郭明宇跟魏琛已经在方士谦跟前演起了白学现场。

“我靠你们两个滚啊!在我跟前白什么啊!”方士谦气得压低了声音怒吼,“别熟练了!”

只是这话顶着一个像素墨镜着实没什么说服力。

你们一路吵吵闹闹,商业街被你们转了个遍。你还去看他们打篮球,最后你们去看了电影,他们九个男生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八个站在影厅入口做个请您入场的姿势给你,然后在你懵逼的时候孙哲平握着你的手直接进去了。

“卧槽,这货,要不是……”魏琛嘀咕,后面的话你没听清。因为孙哲平走路有点快,你只好小跑。

看完了电影,你们站在影城的几台抓娃娃机面前。

“一决胜负。”张佳乐说。

“来呗,怕你啊。”叶修说。

他们接连上阵,多数以失败告终。叶修把他抓到的一朵非常大的红色食人花扔给了孙哲平,而孙哲平居然接受了。

你叹了口气,实在不忍心这群杀数学杀理综所向披靡的男高生被抓娃娃机打败。你只得亲自上阵,给他们演示了什么叫做操作。

大熊猫玩偶从娃娃机里掉出来,他们啧啧称奇并且跃跃欲试。你把它抱出来,扔给了孙哲平。

“生日快乐。”你说。

“嗯。”孙哲平的篮球早就半道借给了同校的同学,明天人家就把球还他。他现在有空余的手了,于是他像往常一样,伸手揉乱了你的头发。

————————
追加一条语音。
假设是在游戏里。
“大概到我二十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七年了,现在想想还有点远。但是每天都喜欢你……也没那么远。不过你怎么这么蠢,现在都没发现。”

游戏里的话,以前和基友聊过。
我:你不管走哪条线,除了孙哲平自己,你都会在和可攻略角色结婚前收到孙哲平的信。
基友:是表白吗?
我:差不多……他在信里不会说他从初二意识到自己喜欢你,喜欢你这么多年。他只会在信里祝你幸福,然后半开玩笑地说自己居然没和你在一起。(我现在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梅打不过天降”)
基友:……卧槽,这个……
我:他其实很难受,但是更希望你能幸福。也许他会想“为什么不是我”,但他绝不会破坏你的幸福。

以上!

[周泽楷bg段子]非正常人类的爱情案例

之前说的那个,类似于漫威的pa。
女主→无名。是个神经病。真的是神经病,想好了再看。
这个系列仔细讲太长。大概就是周泽楷拼命隐瞒自己身份的段子。
*男女混合乐队。来自死侍1中死侍的台词“行了我答应加入你那个男子高中生乐队。”(大概是这样)
——————
“嗯,嗯——”无名说:“我知道了哦?麻烦你快点闭嘴挂电话啦,就算是雇主也别以为我不会杀了你哦?我现在为了你们那个男女混合乐队*可是超——级忙呢。”

偏头,后空翻,枪托砸头,开枪。

“嗯?换人了啊……哦,原因啊。啊啊,你们肯定知道嘛。人家最近交了个男朋友,真的特别特别帅哦,眨一下眼都是新的写真。嗯?你问我有什么关联啊?哈哈,当然有啦。今天本来人家要跟男朋友出去游乐场玩,结果呢——”

无名把随手捡来的钢管捅进某个不是正经组织的黑恶组织的头目心脏处,她握紧钢管旋转确保心脏被捣碎。同时她用温柔的语气对电话那头说:“你们居然叫人家出来加班哦?这是什么王八蛋娱乐经纪公司啊,”她突然像个泼妇神经病一样大叫道:“喂!这种吸血鬼公司迟早要完啊!快让那谁带着他手下的男女混合朋克乐团和交响乐团和男子摇滚乐队跳槽啊!!靠,傻X别动了!乖乖让我弄死你会死吗!”

杜明沉默着把电话递给方明华,企图把刚才电话里那个又神经病又二逼总而言之脑子一定不正常的女人和两周前在总部看到的那个穿着黑色紧身特工服宛如黑寡妇,破窗而入一打十拯救总部后甜美地冲他微笑的美丽温柔的小姐姐联系到一起。

尽管刚才无名爆出的那几个粗话明显有着指向性。方明华还是决定忽视这个,他接过电话说道:“总而言之这次还是拜托你了,无名小——”

小姐姐三个字还没说完,无名直接堵上话头,“废话你不拜托我干嘛找我啊真是的你这小孩儿怎么老说屁话——嗯?等等,方明华?”

糟了,嘴炮怼错人了。先开几枪冷静一下。

无名沉默了一会儿,方明华期间只听见枪声和她揍人的声音,“啊,好久不见呀?你刚才没听见什么吧?什么都没有哦?谢谢慰问——麻烦请告诉我下一个地点啦。”

……区别对待。方明华看了一眼杜明,幸好他给自己的早。否则这梦怕不是直接碎成渣。

……可能已经碎了。方明华看了一眼泪如雨下的话务员小姐姐,心中默哀。

“下一个地方在一个废弃的重工。补给地在离你三公里的服装店换衣间。店名和具体信息发到你通讯器里了,武运昌隆。”

“哼哼。”无名知道这是个结婚了的主,只是哼了两下表示收到消息。

啊……虽然这种生活才是正常的,但是还是好想跟他去游乐场玩。无名叹了口气,嘴里念叨着回去要把他们总部从一楼拆到三楼泄愤。

杜明并不知道曾经从天而降的女武神将要向她曾经保护过的大楼“复仇”。他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向方明华报告,“队长和副队已经出去了,预计会比无名早到十分钟。”

方明华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拍了拍杜明的肩膀。

“习惯就好。”方明华说。

无名哼着歌,像个要去春游的激动小女孩。而她对装备挑挑拣拣的样子又像极了……呃,买菜的主妇?她最后挑选了匕首和手枪作为武器。

反正到最后都要近身,就这样吧。她心想。

重工的位置离这个位于城乡结合部的服装店有点远,做县立公交要走四十多分钟。无名背着包哼着歌等公交,期间有人搭讪,问她去哪里。

“……去玩呀。”无名抿着嘴笑道:“去踏红哦。”

等车的一位大妈坐在车站旁的长椅上哈哈大笑,说那个地方哪里有什么红花。无名还是笑嘻嘻地,她也不生气。

从坐了四十多分钟的县立巴士上下来,无名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几乎被汗水浸湿了。她甩甩头,背着看上去很重的背包蹦蹦跳跳地走了。

乡间小路颠簸不平,但这不妨碍她的好心情——既然去不了游乐园,那就把这里当游乐园吧,高兴地玩闹一场,反正不用善后何乐而不为?

等她到达重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了。她放下背包,像个小女孩一样小碎步跑到大门,正要敲门的时候,有人对她说话了。

“小姐姐,”耳麦里的是江波涛的声音,他说:“你直接过来吧,我们在五层。”

“咦——不要哦?五层哎,人家上去很累的哦?”

嘴上这么说着,无名还是从背包里掏出了手枪和匕首,麻利地顺着管道和空调爬上五楼,过程可谓行云流水。

“人家来啦——我靠,操你妈,这什么破人?”无名刚踩上五楼的窗框,一个壮汉直直冲她撞过来。无名一把抓住上窗框顺势跳进楼内,嘴里嘀嘀咕咕骂骂咧咧没点淑女样,“欢迎派对?别扔个壮汉给我啊我他妈又不喜欢那型的,再说回头我男朋友生气了你负责吗?——喂!江波涛!听见没!”

“……不是我!”江波涛偏头避开一刀,手里的短剑捅进另一个壮汉身体里,他一脚踹开壮汉,喊到:“他扔的!”

“……!”无名立马转头,看见那边站着个她没见过的男人。制服和江波涛的一样,只是看不清脸,也看不清发型。

他戴着个头套。

“啧,”无名偏头,短刀在分秒之间已经吻过了几个人的的喉咙。她杀人的时候动作比平时任何时候都优雅得多,“这什么玩意儿啊?无脸男?你当这是百与百寻吗?!”

无名向来很任性。她把一个人摔在地上,整个人腾空而起。她口中的无脸男马上往她那边跑,无名自己却不顾人家好心好意来接她,自己像流星一样落地顺便又揍了几个人。

“谢谢你呀?”她这才凑近“无脸男”盯着人家看,“……这什么?企鹅宝宝?你当你是南极人吗?”

企鹅头套青年不说话,静静地握住了无名捏着他头套边缘的手。

“好嘛——不看就不看啊。”无名出奇地好说话,她松手蹦蹦跳跳地去找江波涛,只是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根本算不上是好心情。

企鹅头套青年松了一口气。

人被他们解决地七七八八。眼下只剩下一道卷帘门,无名歪歪头,轻声对江波涛说:“Sir,could I have game happily?”

江波涛没在乎无名说什么,对这尊大神全联盟大神们的态度就是“嗯嗯啊啊哦哦好的没问题你说什么是什么”江波涛也不例外。

于是江波涛说:“Okay,do anything you like.”

这可惹了大麻烦。

无名很乖巧,听见江波涛的回复才行动。卷帘门突然开启的瞬间她以武者穷尽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速度冲到门前,开启的卷帘门让整栋大楼都摇晃起来,江波涛和企鹅头套青年找到了能抓住的东西,这才站稳了。但视野被卷帘门带来的烟尘所占据,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卧槽……”过了几分钟,江波涛愣了,他吼道:“小姐姐你别打了!”

无名一脚把喻文州踹到墙上,她就是欺负这位蓝雨的首领在打架上打不过她。随后她躲开了黄少天的一拳,跳到黄少天的背后抓着他的肩膀把他狠狠摔在地上。

“不是冰雨啊?”无名瞥了一眼黄少天的佩刀,大发慈悲地说:“那算了,我不要。”

黄少天吐了口血,兽瞳盯着无名,但现场烟尘太大,他看不清来者的脸,自然也不知道对方是无名那个疯女人。黄少天以为是敌人,他握住剑柄,利刃出鞘。但无名的短刀瞬息之间就和他来了好几次亲密接触,每次都让黄少天感受到死神撅着一张吃完大蒜的嘴要跟自己接吻。

“都是烦人的东西。”无名轻声说。

喻文州残了,黄少天精神污染了。无名大发慈悲,把不安分试图给黄少天帮忙的喻文州从空中摔到地上。至于黄少天……他现在被无名按在地上,无名的短刀正对着他的喉咙找一个能完美切断的位置。

“小姐姐你别打了!自己人!”

“诶——”无名拉长了声音,从黄少天身前弹起来,短刀被她扔掉。她捂着脸虚伪地装哭,“呜呜呜真的假的……请几位不要怪罪人家啦……人家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呜呜呜……”

黄少天心说,放屁。

“好啦——先生们走这边哦,这边——”她做出侍者的动作,却又在下一个瞬间抓住企鹅头套青年的胳膊,盯着那个呆呆的企鹅头突然笑着说:“人家好喜欢你哦,要跟我私奔吗?”

“你不是有个小男朋友么?”黄少天吐出一口淤血,说。

“啊,对呀。”无名马上难过起来,“我的小男朋友超级好看超级温柔体贴可爱。对不起啦,人家是有家室的人。除非跟男朋友人家不能喜欢你哦呜呜呜——”无名又捂着脸装哭,她哭了一半突然把手指分开露出眼睛,说:“我可真是个罪恶的美少女。”

企鹅头套青年——周泽楷周先生下意识想把他的女朋友无名小姐抱入怀中安慰,但是问题来了……无名可不知道自己就是周泽楷啊!

周泽楷只好装,用力装。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接下来的工作很简单,把无名和黄少天放进去足够让敌人又烦又恼了。不仅敌方死伤一片就连己方也不能幸免。

“……队长,咱能关掉声音接收吗。”徐景熙泫然若泣,“太烦了。”

喻文州脸上强撑着笑,“不能。加油啊景熙。”

无名和黄少天速度很快,他们两个人并肩走过来,周泽楷有点醋。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周泽楷想,她会不会不喜欢我这样呀?

“周队,”喻文州用口型叫道:“来一下。”

周泽楷走到喻文州身边,喻文州低声对他说:“等会儿我们拖住无名,你先回去。”

“?!”周泽楷震惊,喻文州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喻文州脸上带着慈母般的微笑。太好了,他心想,终于有人能让无名变成正常人了,我再也不用被摔到地上了。

喻文州说:“我都懂。加油。”

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神出现了从普通同事到战友的变化。

那一边的徐景熙不管他们是普通同事还是战友,他只知道好绝望,“队长!!!小姐姐和黄少又打起来了!!!”

喻文州说,快走。

周泽楷沉默着点头,乘着夜色狂奔回了家里。

“那个企鹅小哥呢?”无名问。

“哈哈哈哈哈人家嫌你疯不想跟你说话早跑啦!”黄少天说。

无名面无表情地把镇静剂打进黄少天身体里,“闭嘴吧你,短腿。”

因为今天和上周蓝雨的高强高危任务,黄少天身体负荷过大,被徐景熙要求进入短暂沉睡,大概就是两天。而黄少天现在精神亢奋,根本睡不着,围观在场所有人,只有无名能打得过黄少天。

“看我干嘛?”无名说。

等到无名给黄少天打完一管又一管镇静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她回头找那个企鹅头套青年,却找不到人。

“他已经回去了。”江波涛说。

“哦。”无名点点头,问:“几点了?”

喻文州看了看手表,“一点四十三。”

无名刚想问江波涛自己能不能回家,江波涛就说:“辛苦啦,小姐姐你先回去吧,你……男朋友可能要着急了。”

无名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出现了扭曲,但她下一秒脸上却洋溢着无比真实的幸福。

“是呀,”无名说:“人家要回家啦。”

凌晨三点,正常人应该都没醒的时间。无名回到家却发现家里的灯还亮着,她的小男朋友周泽楷还醒着,为她留好了窗户。

无名蹑手蹑脚地走进周泽楷的房间。她的男朋友确实还在写着稿子,她站在周泽楷背后,抿着唇露出微笑。

“你怎么还醒着呢?”无名从背后抱住周泽楷,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这破东西有那么重要吗?”无名捏了捏周泽楷的脸,又去咬他的耳垂。

“等你。”周泽楷好脾气地容忍无名胡闹,看上去很乖巧,“晚饭?”

无名没回答他,像发疯似的,突然拽着周泽楷的手腕把他拽起来按在墙上。

我手无寸铁,我五体不勤。周泽楷在心中默念。

“要亲亲。人家好累。”无名说。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会说话。周泽楷在心中默念。

无名扣着他的手腕去亲他的嘴唇,(伪)宅男周泽楷无力抵抗。

“人家今天去打群架了哦,还遇见一个小哥哥——和你真的很像哦?”无名盯着周泽楷的眼睛,又笑出声来,“哎呀,我不会始乱终弃的。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周泽楷亲了亲无名的眼睛,内心慌得一批。

“看我。”周泽楷说:“别看别人。会生气。”

“楷楷还会生气呀?”无名继续笑,“我还没见过你生气呢……我好开心呀。”

周泽楷重复道:“会生气的。”

但无名笑得更开心了。

我做了什么孽。周泽楷心想,为什么我要吃我自己的醋。我只是个普通的企鹅宝宝。

“好啦,我知道啦。”无名说:“如果我看别人的话……你就把我——”

“关在门外不许进来。”周泽楷接嘴。

无名惊恐万分,“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忍心呀?嘤嘤嘤。”

周泽楷抿着唇不说话,只是腼腆地笑。

好了,没被发现。

周泽楷,计划通。

不干正事,吹周

不知道写哪篇,有点想摸武侠pa或者那个漫威pa。

周泽楷和王杰希,我觉得是很像的人。
因为过去吹王太多了,今天吹周。
周泽楷在我心里的形象经过这么几个变化,首先是第一阶段:呆萌颜表→呆萌腹黑年下→无口呆萌病娇
该阶段我还没有喜欢周泽楷,他的形象是通过一系列all叶文树立的。
第二阶段是:沉默内心戏多其实是个毒舌→腼腆内心戏多无口吐槽担当→长得又帅性格又好,控制欲强,对待亲近的人攻击性弱
该阶段我对周泽楷有好感。秉承着绝对不能喜欢我存存的男人控制自己。
第三阶段:性格其实温吞善良,绝对的乖宝宝,某些情况可能会很叛逆,总体还是乖的。对人没有架子,一直在本分地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等待结果。场上冷酷无情场下腼腆寡言。如果和他谈恋爱的话,无论他非常纵容你任性还是非常不允许你任性(我是指例如不许熬夜这样)我觉得都是正常的,不能说有高下,毕竟我也不是周泽楷。我觉得他是对感情相当认真的人,慢慢地把一切都奉献给你。他不太可能会出现那种勉强交往的现象,周泽楷的话一定会严肃地拒绝,然后十分惊恐地冲到篮球场投篮试图冷静。

目前同人圈的周泽楷大概有两种类型。
A.呆萌戏多型——适用于原著背景,欢乐逗背景(虚伪or甜)
B.冷酷无情型——适用于原著背景,严肃性文学(真实or虐)
括号内表示描写的爱情的类型。
A的虚伪是指一味过甜,并不考虑他是不是真的会这么做。只是自我满足的产物。(一般会出现一些让你心脏蹦蹦跳的兴奋场合,但是很不好意思一般现实没有而且是假的)话少是因为“怎么办我要怎么说哇要说的太多了是不是不太好”→此时楷楷会说一句非常精炼并且你很兴奋的话。
B的真实是指过于贴近现实,丧失了写作的幻想or过于真实导致一些场景描写得不那么真实。(读者会质疑是否真的会发生,同上)你一般会在B中看见非常残酷的事情,并且B中的楷楷冷酷无情,不说话是因为“不会说,反正我也不想说,没必要”→此时楷楷不会说话并且一般会做一个很冷酷的动作(比如开枪,嗤笑,面无表情(对你没看错是面无表情))

我觉得周泽楷其实是A+B型。就像写作要适当结合虚拟与现实。
因为周泽楷就是AB的人啊。(虽然我楷楷居然是A型血导致我这话失去了点乐趣)
他的冷酷与温和都是在特定背景下展现的,目前同人创作(我也不知道为啥不如说我也这么干过地)将周泽楷的两个不同面分开描写了。
日常向的作品不会写楷楷多冷静理智,正剧(拯救世界)的作品不会写楷楷其实平常有点小可爱。
虽然大背景决定了角色的性格,但是应该适当表现一下,哪怕全文就一个动作也行啊。
因为周泽楷他,不是那种给人家一枪之后去被迫相亲对女孩子冷冷淡淡的人啊,哪怕他给了人家一枪再去相亲,我觉得他此时应该会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点什么并且尽量绅士。
(↑以上个人言论。请不要和我较真。千人千面。这只是我的臆测。)

好像跑题了。

我觉得周泽楷应该就是一个平常有点喜欢发呆,你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问他借笔他会光速摸出一支给你。问他阶梯他会愣一下,目光移向别处挣扎一会儿再握着铅笔摸出自己的草稿纸或者跟你要一张草稿纸,然后在草稿纸上仔细地写步骤。说话的时候也许会用“嗯……”和“呃……”来避免尴尬,然后讲完把草稿纸留给你,自己盯着窗户发呆。你再问他,他就一脸绝望(因为觉得自己果然不会说话)然后再给你讲一遍,或者让你问别人。如果这会儿有人走过来表示要帮忙,他一定(想要)马上冲出教室逃离(也许会到来的)第三次灾难。
考试的时候绝对不会帮忙作弊,乖学生。说不定会被带歪帮忙作弊,但自己绝对不作弊。写卷子的时候选择性忽略作弊的信息,打篮球的时候不管对方是谁都会认真,如果是前辈的话可能会不留痕迹地示弱。
总之是个认真的人。
会喜欢冷笑话。
我好喜欢周泽楷。(两年前你也是这么对王杰希说的)

时隔多年给没有爱情补个文段。


年少时的隐秘感情并未因为时间被冲走。这是他们谁都不曾料到的——尽管最初的他们独自祈祷往后的日日夜夜不忘这一切。这份感情……它像一颗冬眠的种子,经过十几年后,仍然如十几年前那般无畏的冲出层层累土,开出隐秘的花来。
思念与爱情如他们所愿,陪在他们身边,但这又如何?
不过倍增焦灼。


用最近在打的一个游戏里的一句念白来概括一下,大概就是:“你与我相遇,是命运的必然。”
用我自己想说的话就是,我仍爱着你。

(所以今天也没有更新,嘻嘻。)

(因为生贺没憋出来先拿这个占个坑)

你是刺入深海的一束光,将你的一切倾注到深不见底的海渊中,看不清前路也义无反顾。我无意评价你的义无反顾是否只是愚蠢的三分热血一时冲动,你还年轻,来日方长。去年你的出场宛如超新星爆发,今年已经过了一半,而人们仍旧为你欢呼尖叫。你席卷全联盟,无人能自你立起的高墙上翻越。
你还很骄傲,还没被抹掉外表的棱角。而我在这里,在你走过的路上,在你身后踩着你带来的点点碎星,追着你的脚步前行。

说谎的辛德瑞拉19

lofter给我的这个体验,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一遍。
如有遗忘还请翻回到本人去年主页阅读第十八章。(。)
以下外链。没有任何不和谐内容。
能看见吗